自创克苏鲁主题叙事诗 幻梦境和外乡人。《唐宋词十七说话》摘记2

幻梦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真率的韦庄

此文的主题 光辉

图片 1

外地人啊 异乡人啊

   
 韦庄(约836年─910年),字端己,杜陵(今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邻)人,诗人韦应物的季替代孙,唐朝花间着词人,词风清丽,有《浣花词》流传。曾凭前蜀宰相,谥文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女冠子·昨夜夜半             韦庄

     昨夜子夜,枕上分明梦见。语多时。依旧桃花面,频低柳叶眉。        
  半羞还半喜,欲去又飘落。觉来知是梦境,不胜悲。

当狂风中住你的哭泣吧

       “觉来明是梦境,不胜悲。”    
梦醒了,跌回来严酷的切切实实中,依旧是展示单影只,孤栖独宿。一个“知”字品出万般凄凉况味,原来就并不知是于梦境被!梦境作如是观,而往她俩花前月下的美境也未尝不可作如是观。这个“知”字大有顿悟之感,所以不免悲从中来,感慨万千。煞尾两句浓重的悲伤与前面七句子甜蜜的欢笑形成明显的比,有鲜明的艺术感染力。

以赏这神圣的旧神之血

*     深衷浅貌,语短情长。 清淡疏朗、清艳劲直。*

当及时幻世与真视颠倒的时

《历代诗人考略》称赞韦庄词:“能运密入疏,寓浓于淡。”

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说:“端己词清艳绝伦。”

于迷信的天真予以奖励时


炎炎的中心在辽阔黑暗中燃烧产生了扳平块小孔

将近门人随光为你驱赶夜魇


哪怕以此幻梦境向你大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荷叶杯·记得那年花下              韦庄

记那年花下,深夜,初认识谢娘时。水堂西面画帘垂,携手暗相期。

迷惘晓莺残月,相别,从此隔音尘。如今均是外省人,相见还无因。

送你奖赏,赋予你任务

       
“相别,从此隔音尘。如今全是外省人,相见还无因。”据传说是韦庄之爱姬被蜀主王建所夺,而作此词,还传说此词流入宫中,爱姬竟用绝食而杀。“隔音尘”在媒体这样兴隆之当代社会如同很为难发生,多少“异乡人”在微信圈中同时同样次于重逢了,多少“相见无因”的痴情又同样差让创造了因缘。那些永远存留在心底之“谢娘”也只好最多是同样发朱砂痣,如此痛切心扉的恋情、如此语淡情悲,心意深长的文字如隔世珍宝,永远值得我们怀念涵咏。

给你见证就不人遗世的突发性

*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* 女冠子·四月十七             韦庄

四月十七,正是去年今,别君时。忍泪佯低面,含羞半敛眉。      
 不知魂就断,空有梦相随。除可上边月,没人知情。

月姬在空中以须向而接

图着你的觉察

无时无刻当友好之猎物

屍鬼们在暗处哭泣

立马是空洞的社会风气

立刻是真正的乌托邦

破产的冒险者的游魂在山崖下哭喊

努力的造梦者用心血构造这新天地

从而而的舒服建筑基本

用而的畏惧制造蕃篱

于是而的欢欣点缀房屋

您的生正使您的怪

凡均等蔸无名之徒花

当怕中

无时无刻破灭

伸手不要醒来

不然幻梦境的持有者

以你的记得与真视

万事夺得走。

长篇注解 关于诗歌中冒出的种意象

设梦境:克苏鲁神话创造者洛夫克拉夫特创设的,其根本的重组因素于该上于1926年的长篇小说《秘境卡达斯梦寻记》(The
Dream-Quest of Unknown
Kadath)有详尽的描绘。幻梦境是无意与想像力构成的平空间,其中的物理法则同实际有大幅度差别,在中间梦境就是真心实意。

月姬(Moonbeast):建造高大的有星际航行能力黑色战舰的浮游生物,体形如蟾蜍、嘴旁有触手,一口便可知吞噬冒险者

造梦者:在具体中造梦者(Dreamer)可能是个不得意的总人口,但如果具备丰富的想像力并收受梦境的客体,造梦者可以创造土地、宫殿、财宝,若是有足高之执念的话,甚至好当身体死去之後在幻梦境中永生。另一方面,越是受成人世界之总体(如对逻辑),则会错过作梦的力,另外假如在幻梦境的孤注一掷中断气,则梦着的我为去世,就未克再过作梦进入。对小造梦者,如兰道夫·卡特,追回那逝去之梦乡中世界是彼一生的对象。

相关文章